從徽宗御用到東瀛國寶:建盞與中日茶文化

2019-04-02 11:10:00 來源: 人民網 作者:溫玉鵬

宋 曜變天目建盞(1951年定為日本國寶)

口徑: 12.2cm 高度: 6.4cm 藏于大德寺龍光院

束口、深腹,釉斑隨著光線變化色澤,黑斑點外套著藍紫色光環,具有幽玄之美。據傳這件曜變在明朝傳到日本,是龍光院的創建者江月宗玩所有,1606年被視為鎮院之寶,作為佛器供奉。

原標題:從徽宗御用到東瀛國寶:建盞與中日茶文化

編者按:3月23日,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意大利總理孔特共同見證下,中意雙方代表交換關于中國流失文物藝術品返還的證書。根據雙方協議,意大利返還796件/套中國文物藝術品。這是近20年來最大規模的中國文物藝術品返還。其中就有一枚宋代建窯建盞。

3月21日,日本滋賀縣美秀博物館《大德寺龍光院:國寶曜變天目與破草鞋》春季特別展開幕,由于大德寺龍光院從不對外開放,因此龍光院收藏的國寶級曜變天目建盞最為神秘。現在全世界最完整的宋代曜變天目建盞有3件,全部都收藏在日本,并被列為國寶。從3月到6月間,這3件國寶曜變盞會分別先后在滋賀、東京、奈良展出,這也是有史以來,它們第一次同期對外公開。

陽春煙景,汲泉烹茶,幽花時發,賓友對之,古往今來,東方人愛茶,樸淡雅宜的建盞一直備受茶人傾心。2018年西泠秋拍,一枚南宋建盞油滴盞以586.5萬元人民幣成交;2018年香港蘇富比秋拍,南宋建窯兔毫盞以250萬元港幣成交;2017年嘉德香港五周年慶典拍賣會,南宋建窯黑釉兔毫盞配朱漆盞托,以354萬元港幣成交;2016年紐約佳士得拍賣臨宇山人舊藏南宋建窯油滴天目茶盞以1170萬美元(約合人民幣7807萬元)成交……

一枚小小茶盞,氤氳之變中,使人于其間觀天地宇宙,它是茶文化的縮影,是東方美學在生活實用間的承載,亦見證了文化的交流與傳播。

建窯是中國最著名的古窯之一,亦稱“建安窯”“烏泥窯”,故址在今福建省建陽縣一帶,以燒制黑釉茶盞而聞名,并以“松風鳴雪兔毫霜”的樸淡雅宜之美,“熁之久熱難冷”的實在之用,隱蘊儒家、禪宗之理,融通中日茶道之學,而成為茶文化的一個縮影。

建安甕碗鷓鴣斑:器出建陽

建陽居閩中,北睨浙贛,南望鐵鄉、紫蓋,旁聯黃華、白鶴之秀,襟山束水,為東南勝地。晚唐以降,窯業勃興,及至趙宋,已負盛名。

宋代的建窯既燒制青釉日用瓷,更以黑釉盞見長。其因地取材,選用高鐵、低鋁的瓷土,胎體堅厚,有“鐵胎”之質,略含砂粒,質粗而樸拙,胎內細小氣孔宛若毛細。蔡襄《茶錄》稱“其坯微厚,熁之久熱難冷,最為要用”。對于宋人而言,這種厚胎的茶盞,有著良好的保溫功用,適宜斗茶。

建盞普遍采用蘸浸法一次性施釉,釉層厚重而肥潤,《格古要論》贊其“色黑而滋潤”。采用正燒法,口沿釉薄,而內底釉積,外壁多施半釉,常見掛釉現象,俗稱“釉淚”“釉滴珠”。由于窯內溫度及氣氛的變化等因素,建窯黑釉呈現出絢爛多變的紋理,實際上是如云似霧的結晶體,以紺黑(烏金)、免毫、油滴、鷓鴣斑等最具代表。

建盞的器型也深諳宋代“尚用”之美學。其口沿多內斂,或束口,斜腹,矮圈足,《大觀茶論》云:“底必差深而微寬,底深則茶宜立,而易于取乳,寬則運筅旋徹,不礙擊拂,然須度茶之多少”。建盞斗笠式的造型,既“易于取乳”,又“運筅旋徹”,而其內斂式的設計“夸而有節,飾而不誣”,與朱熹推崇的“不以繁縟為巧”“不以深隱為奇”思想相輔相成,是宋人生活哲學的外在表征。

兔毫連盞烹云液:徽宗御用

兩宋時代,縉紳之士,韋布之流,皆以飲茶為風尚,尤好斗茶,采擇之精,制作之工,品第之勝,烹點之妙,莫不盛造其極。

遲至北宋晚期,建盞已進入宮廷,部分署“御供”“官”等款識。宋徽宗不僅在《大觀茶論》中對其贊賞有加,亦作宮詞述達建盞斗茶之歡愉,如“兔毫連盞烹云液,能解紅顏入醉鄉”“儒林華國古今同,吟詠飛毫醒醉中”。近年來,在杭州南宋恭圣仁烈皇后宅、南宋御街等遺址中,都出土有建盞。2009年及2017年在與宮廷相關的遺跡中,甚至發現了罕見的曜變天目盞殘片,堪比日本國寶。可見,建盞已成為上流社會茶事活動不可或缺的重器。

斗茶,又叫斗茗,即比賽茶的優劣,是兩宋時期風靡一時的雅事活動。參與斗茶者,需各自獻出所藏名茶,或當年新茶,一一品嘗。斗茶項目包括茶之色、茶之香、茶之湯等,經眾人品評,以上乘者為勝。唐庚曾撰《斗茶記》,指出“茶不問團鋌,要之貴新;水不問江井,要之貴活”。實際上,在整個斗茶期間,湯色、水痕尤為關鍵。茶湯以色白為上,蔡襄《茶錄》曰:“茶色白,宜黑盞,建安所造者紺黑,紋如兔毫”,湯花則不只觀色,亦看水痕出現之先后,即宋人廖剛筆下的“兔毫扶雪帶香浮”、范仲淹所言的“紫玉甌心雪濤起”。

在宋人看來,紺黑釉利于斗茶,而兔毫、鷓鴣斑或更適于點茶及“茶百戲”。宋僧惠洪詩云:“點茶三昧須饒汝,鷓鴣斑中吸春露”。《清異錄》云:“閩人造盞,花紋鷓鴣斑點,試茶家珍之“。相比于斗茶的“步步驚心”,點茶則更為閑適與從容。楊萬里《以六一泉煮雙井茶》言:“鷹爪新茶蟹眼湯,松風鳴雪兔毫霜。細參六一泉中味,故有涪翁句子香”。哲學大師馮友蘭提出,中國的哲學是為了提高人的心靈,超越現實世界,體驗高于道德的價值。換而言之,是體悟式的哲學。簡約樸致的建盞,寄托了宋人對天人關系與道德理想的深刻思慮。

無上神品:東瀛國寶

早在平安時代,宋僧東渡,廣弘佛法,亦將宋朝的飲茶之俗帶入日本。元弘三年(1333年)之前,“建盞”一詞已出現在金澤貞顯的信札中。到了室町時代,建盞不僅是千金難求的珍稀唐物,躋身于“東山御物”之列,亦成為象征將軍身份的“格式道具”。《大明別幅并兩國勘合》則明確記載明永樂四年(1406年),明朝皇帝賜予“日本國王源道義”(即室町幕府三代將軍足利義滿)以“黃銅鍍金廂口足建盞十一個”。其中便包含宋代的建盞。

日本現存曜變天目盞三件,分別藏于靜嘉堂文庫美術館、藤田美術館及大德寺塔頭龍光院,皆被指定為國寶。靜嘉堂文庫藏曜變天目,又名稻葉天目,束口,尖唇,深腹,圈足。胎體呈黑褐色,露胎見旋坯紋。外施黑釉,釉不及底,口沿微失釉,脛底有釉淚。經德川幕府、稻葉美濃守正則、小野光景遞藏,后歸巖崎彌之助。日本茶道,取宋儒之寂然凝慮,又融入冷、枯、瘦之禪風,曜變天目以其“右軍墨沼”之色,“乍似含龍劍,還疑映蜃樓”的氤氳之變,而成為茶道活動上最為引人注目的重器。

余論

今日的建陽,仍有一批工匠缽承傳統,推陳出新。如陶民柴窯,仍堅持手工拉坯、修胎,以柴窯燒制建盞。雖成品率遠低于電窯,但選用高油脂的松木,人工控制窯溫,在溫度或高或低,還原火焰忽明忽暗間,再現千年前的宋韻風華,蘊藉宋儒之旨,禪宗之趣,而深深沉沉,別有一番思忖在其間。2011年5月23日,建窯建盞燒制技藝經國務院批準,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,建盞在21世紀初煥發出新的榮光。

(作者供職于杭州博物館)

[責任編輯:姚心妮]
七夕情缘走势图 日本劳务那些工作赚钱 7星彩开奖号码查询 腾龙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麻将软件作弊器真的吗 通比牛牛大王假牛规则 自己是个学生如何赚钱 上游棋牌麻将 开个家居售后服务店赚钱吗 ewin棋牌手机官网充值首页 投注技巧四招搞定双色球蓝号 如何算公司有没有赚钱 皇家彩app下载 宝马线上娱乐bm555 吉林快三直播平台 同城游美女捕鱼 无印良品靠什么赚钱 加盟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