歲月悠悠話古道

2019-07-04 10:01:23 來源: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:□馮順志 文/攝

晚唐五代時期,處在閩浙交界的松溪,是閩國、吳越、南唐地方政權爭奪的地盤,由于接連遭受戰爭的波及,雖然戰爭在此尚未達到相當激烈程度,然而松溪主要古道由此打開了與周邊的通道,改變了松溪以往封閉或半封閉的狀態社會,經濟與文化交流開始頻繁,人口增加,逐漸聚居為城邑。

據《松溪縣志》《福建史志》等史料記載:早在上古時期閩越部落在武夷山脈、杉嶺山脈定居生活,開始廣泛發展種植和漁獵生產,代代生息繁衍,形成許多不規則的古道路線,俗稱原始交通。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和客貨交流的頻繁,閩北古道交通路線漸漸初具雛形,特別是中原文化進入閩北時期,閩北已完成“南楚與閩中、越雜俗”過程。秦、漢之后,中原人口南遷,尤其“自五代離亂,江北士大夫、豪商巨賈多逃難于此,故備五方之俗”。閩北古代交通運輸進入了一個開拓時期。期間如公元前209年至前207年間的秦二世時,無諸、繇等率閩越人民投入反秦行列,此后武帝元封(前110年)興師消滅了東越國,這次軍事行動,促進了閩浙贛邊境古道的發展。隋唐以后驛運設渡,閩北相繼出現了通往京都的官馬大道,并在通衢河溪上架橋設渡,險要山口立關置隘。

曾經繁盛的松溪古道猶如深入大地的血管滋養著這片熱土,在荒蕪的山野中孕育出眾多村莊和鄉鎮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古道也漸漸失去了原來的作用,漸漸被遺忘在山野之中。撥開歷史塵封,把探尋的腳步伸進那些已被荒草掩埋的松溪古道。

古道關隘是古代道路設施的一個組成部分,是為軍事防御和控制交通以及征收關稅的重要設施。隋唐時期,松溪主要古道是由建陽至松溪:沿建陽至政和路,在東平分路,經回龍口,暗溪橋,至松溪城關,后繼經河東,舊縣至木城,至此全程220里。出境可通浙江省慶元、龍泉等地。松溪自古地勢險要,春秋時期為越國的屯兵地帶,是兵家必爭之地。自隋唐以來松溪縣境內開始設關隘,到了元朝松溪境內設有嚴密的關隘防范機制,史稱為松溪九隘:鐵嶺、寨嶺、巖下、黃沙、山莊、荷嶺、翁源、黃土、紅門隘。元末明初,設東關巡檢司(今茶平鄉),名東關寨,元皇慶間建,明洪武二年(1369)改為巡檢司,明永年間又改遷馬鞍嶺,明嘉靖年間又遷鐵嶺,之后遷東關。境內還有二十四都巡檢司,在豪田里(今渭田鎮),元皇慶年間設為寨,明洪武二年改為巡檢司,嘉靖年間巡檢司徐貫中請改建渭田。古道路線沿溪北上,這條古道,現據竹賢村發現的宋代行路法規碑記載,是通往浦城的古道干線之一。

古路崎嶇,塵煙蔽日,盡見歷史的風云際會。歷史封塵了松溪境內大部分古道,現存的三條古道遺址,芳草凄凄,一片荒昧。

寨仔岡山寨遺址,位于松溪縣舊縣鄉李墩村寨仔岡山,元代所建。該山海拔高400米許,坐東南朝西北,后枕插入云宵的百丈山,左右兩側峽谷飛瀑,二支澗溪在岡底交匯流入松溪河,憑山依水,形勢險峻。岡頂略為平坦,周圍以巨石砌成堡壘,平面呈橢圓形,周長約300米,墻高2米左右,西墻開一豁口作為寨門,有小徑蜿蜒抵達山麓。山腰挖一道2米見寬的壕溝,俗稱陷馬坑。寨址堆積地層基本是元代龍泉青瓷生活器皿,證實山寨建筑的年代當在元代。據史志記載,元朝至正年間(1341-1368),江淮流域爆發了劉福通領導的農民起義,他們頭裹紅巾,被稱為紅巾軍,閩北各縣人民也揭竿而起紛紛響應,“斬木為戈矛,染紅作巾裳,鳴鑼撼巖谷,聚眾守村鄉”,正是當年官逼民反如火如荼抗爭的真實寫照。寨仔岡遺址是那個時代歷史的遺證。

牛扼嶺隘口遺址,位于松溪縣松源街道錢園橋村西側,清代所建。2009年調查發現。系古代松溪通往花橋、祖墩和浦城縣的主要交通要道。穿山鑿洞形成拱形隘口,呈東西走向,用條石磊砌而成。通面闊6.5米,總進深6.8米,總面積44.2平方米,通高3.3米。正中設拱門,門寬2.5米,高2.9米。隘口前為古道,古道殘長30余米,寬1米,臺階用卵石鋪砌,臺階寬0.5米。

鐵嶺黃坑關遺址,位于松溪縣茶平鄉鐵嶺村北側。該關為松溪與浙江慶元交界關口,為近代松溪通往浙江的擔負邊關軍事、傳遞、商貿的數十里通道。肇基大約在五代,現存遺址為1918年重修。關隘平面呈長方形,截面為梯形,中為隘口,兩側為壘石關墻,呈西南-東北走向貫穿隘口。關隘用塊狀毛石及河卵石壘砌而成,隘墻內部填土。關隘殘長5.3米,寬16.1米,高2.6米。正中設長方形石門,門高1.9米,寬1.2米,深5.2米。上置花崗巖方形門楣,門額上陰刻楷書“黃坑關”三個字,左、右兩側各刻有一行豎式陰刻楷書小字,右側為“中華民國七年十二月立”,左側為“知慶元縣事旌德江崇濂建”。1976年2月關隘東北側重建木構建筑涼亭,面闊三間15米,進深四柱6米。在關隘西南側有古道臺階,現存長數百米,寬2.5米。用條石鋪砌。

這些遺存下來的古道,歷經了歲月的洗禮,如今早已不是人們交通往來的選擇,然而古道的神韻依舊吸引著喜愛戶外行走的人們前來探訪,品味古人留下的文化遺產。時光荏苒,這些青石條石所壘砌古道掩在青山綠水之間,堅如磐石,漫漫長路,散發著古人的智慧與勤勞,也讓今人繼續探尋地域文化的形成、演變與發展軌跡。

[責任編輯:姚心妮]
七夕情缘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