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龐公一起茶修去

2019-07-04 10:01:23 來源: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:□鄒全榮 文/攝

近年來,茶修已成為開展茶游學和茶旅體驗的新方式。自古以來,就有許多茶修踐行者。欲得茶修之道,先得愛上“吃茶”。為“吃茶”樂此不疲者,大有人在,比如清代建寧府的知府龐塏就是。龐塏后人稱其為“龐公”, 緣自武夷山九曲溪畔摩崖石刻上的一出美談。“小九曲”是九曲溪的環境絕佳處,平林渡與對岸御茶園隔溪相望,吃茶者們往來于平林渡之間,踐行“茶修”,個中快意,有如九曲溪水,滔滔不絕,難于言表。

“龐公”堪稱是清代武夷山茶修的“達人”。摩崖石刻“龐公吃茶處”證實了這一點。“小九曲”的平林渡與御茶園的官人和居于山中的名流羽士,往來密切、茶客絡繹不絕。這處古津聚合了最新最豐富的茶事信息,吸引了不少人到此尋茶問道。刻在巖石上“龐公吃茶處”的五個字,真實地記錄了康熙辛巳年(1701)間建寧府知府龐塏應邀與一群愛茶人,在武夷山九曲溪畔進行的茶事活動。“龐公”何人?為何把這里定位為“吃茶處”?題刻署名者林翰,因陪游的客友不是一般人,而是建寧府知府龐塏。龐塏(1657-1725),任丘人,官至福建建寧知府時,于康熙辛巳年冬,和友人林翰、程長名、章袞、嚴廣、釋衍操同游武夷山九曲溪。進入四曲之畔的金谷巖,具有工詩詞、善行楷之藝的龐塏,被景致所感,遂在四曲的平林渡幾處巖石上題勒了“引人入勝”“應接不暇”兩方石刻。林翰題勒中所提及的“龐公”,即龐塏知府,友人尊稱其為“龐公”。隨“龐公”同游的還有一位釋衍操。這位釋衍操俗名姓劉,出家后云游四方,晚年得武夷山北之梧桐窠結茅而廬,留下不少歌詠武夷山的詩文。

再說“龐公”,天下居然有奇巧,唐朝也有個“龐公”,他姓龐名蘊。《五燈會元》卷第三《馬祖一禪師法嗣·龐蘊居士》載:“龐公原名龐蘊,字道玄,唐朝湖南衡陽人。”他“世本儒業,少悟塵勞,志求真諦。”貞元初與石頭和尚、丹霞禪師為友。舉家入道,信佛而不剃染。隨馬祖參承二年,其后機辯迅捷,聲名遠播。《五燈會元·龐蘊居士傳》曰:“有詩偈三百余篇傳于世”,但《全唐詩》中僅收其詩偈七首。

但這位湘藉的“龐公”,他來過武夷山否?至今無法下論斷。但凡修身養性者,借“龐公”之名,尋武夷絕美境界,隱九曲溪茶叢林邊,應當是大有人在的。武夷山的平林渡口,前后左右的山間巖坳里,不是茶園就是茶廠,“茶修”活動在青山綠水間一年四季從不間斷。武夷山寺院的禪茶活動,都用武夷巖茶。龐塏又有好友林翰附庸風雅,為其摩崖石刻,把“龐公吃茶”的經歷,彰顯在“小九曲”的岸邊巨石上,自然樂在其中。

茶人踐行茶修,僧侶說禪語、斗機鋒,悟禪道,武夷巖茶是不可缺之物。仔細品讀“龐公吃茶處”這方摩崖石刻,讓人不得不提及諸多吃茶風趣中的趙州吃茶公案。趙州一茶禪師,凡有學僧者都去參訪他。他給求訪者回答就一句話:吃茶去!求訪者不解,再問時,禪師實際上在提醒人們去參與“茶修”:你先去學會吃茶吧!然后才可悟道。茶,在僧家心目中如此神通廣大!吃茶,在佛事活動中又別具一格!這就是“茶修”的魅力。如今,我們人人都可到武夷山“吃茶去”,清人龐公的“吃茶”也好,今天我們倡導的“茶修”也罷,無不都在修補生命過程中的折損,都在借助武夷巖茶大紅袍的魅力進行品格修為,矯正我們身心重負下的不良情緒。武夷巖茶的品飲,已經時尚化了,大眾化了,它豐富了今天的品茗斗茶內容。“龐公”雖然離我們遠去,他為后人選定的平林渡“小九曲”這處風景,正是我們今天踐行“茶修養生”、實現“安康眉壽”愿景的好去處。

[責任編輯:姚心妮]
七夕情缘走势图